“兒子是我的希望,也是我們整個家的希望,他現在還這麼年輕,就是砸鍋賣鐵,也要給他治病!”11月22日,在邢台人民醫院第三住院部血液科,馬金虎的母親雖然面容憔悴,眼含淚水,但面對病床上的兒子還是滿含著期待。他身邊的護士看到這一幕悄悄流下眼淚:這小伙子真堅強,化療半個多月了,一直沒下過床,卻從沒說過一聲疼,還總掛記著家人,真懂事。
  花季少年突遭厄運
  小馬,全名馬金虎,17歲,家住任縣經濟開發區郭家莊社區。兩年前,小馬的父親王小春在工地上幹活時不慎摔傷了腰椎,造成下肢癱瘓,生活不能自理,全靠母親馬海敏一人照顧。既要照顧卧床的丈夫,又要忙活家務農事,勞累過度的馬海敏得了風濕性關節炎,疼起來連路都走不了。看著日夜操勞的母親,當時正在上初二的小馬毅然放棄學業,幫母親照料起家中的幾口薄田,並開始外出打工,生活就這樣勉強維繫著。
  今年11月間,一直外出打工的小馬,連著兩天沒有外出幹活,而且不怎麼吃飯。母親以為小馬只是身體不適,並沒有太在意,帶他到村衛生室量了下血壓,花了幾塊錢拿了點藥吃。但是吃藥兩三天后,小馬仍不見好轉,醫生建議他去縣醫院做個檢查。最終,小馬被確診患有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。一夜之間,這一噩耗帶走了這一家人僅有的幸福和平靜。
  目前,小馬已進入邢台市人民醫院第三住院部並開始接受化療。醫生說,要等他的病情穩定後再做骨髓配型,只有進行骨髓移植手術,才會有恢復健康的希望,治療加手術費用得五十多萬元。這對於一個農民家庭來說,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。
  家境困頓不堪重負
  “我們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,家裡頭那2畝多地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四五千元,連孩子他爸的藥費都不夠。”馬海敏說,自從丈夫癱瘓後,不僅失去了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,還因治病欠下了十幾萬元的外債。最後因為實在是沒有辦法再籌到錢了,於是就放棄了住院治療,把丈夫接回家繼續做神經線的恢復療養。
  郭家莊社區黨委書記王彥龍說,馬海敏家是村裡的特困低保戶,村裡能照顧的都會儘量照顧。而大多時候,馬海敏家靠的是親戚們從拮据的家庭中拿出一點小錢接濟。金虎打工後掙的錢,每個月也都會全部交給家裡,一部分給他父親買藥,一部分補貼家用,勉強維持生計,更談不上什麼積蓄。
  然而,無情的病魔又奪走了這個家庭的“第二個支柱”。雖然進行骨髓移植手術,就能輓救這個花兒一樣的生命。但是一家人也不得不面臨一個殘酷的現實,當家人手中的錢為零時,小馬的生命也將歸零。現在,每天化療住院費用,已經把入院時四處借來的兩萬塊錢也已消耗殆盡。隨著治療的進行,小馬每天的花費平均下來要2000元左右,接下來的醫療費用哪裡找去?而做手術和治療所需要的50多萬元費用又像一座大山一樣,無奈的馬海敏每天只能躲到病房外偷偷地抹眼淚。
  堅定信念與生命賽跑
  “媽媽,我會好好配合醫生治病,等我病好了,我回家給你掙錢孝敬您和爸爸。”被病痛折磨的小馬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半個多月時間體重暴減,面容憔悴,但懂事的他還是硬擠出笑臉面對母親。他說自己永遠也不會放棄求生的渴望,他堅信,生命之旅有這麼多愛心相伴,等待他的明天一定鋪滿鮮花和陽光。“只要有一絲希望,哪怕是砸鍋賣鐵,我也要治好兒子,他以後的路還很長。”兒子的堅強感動了馬海敏,她決定要和兒子一起努力與生命賽跑。
  任縣慈善總會第一時間送去了救助金,任縣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和郭家莊社區村委會也送去了救助金,並積極聯繫有關部門提供救助。任縣衛生局、民政局也已把救助事宜列入相關程序,將在解決部分醫療費用和救助事項上提供相應幫助。村支書王彥龍也跑前跑後聯繫醫院,尋找紅十字會籌集善款。廣宗信義父親王志勇聽說金虎的事情後,送來1000多元愛心善款。
  誰都不願看到如花般的青春在病魔的摧殘下枯萎,小馬一家也期待著社會愛心人士能伸出援手,幫助孩子跑贏這趟生命的旅程。
  (原標題:任縣17歲花季少年與生命賽跑)
創作者介紹

Capture fish

mahko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